话说渭南|少华山记

康凯鹏

辛丑春末的一个周末,想着开车出去转转,思来想去,目的地落在了少华山。

我们匆匆吃过早饭,欣然驱车而往,好在路途并不甚远,沿着G310国道一路往东,大约一个半小时,半是期盼半眺望地来到少华山下。

我生活工作都在渭北,眼里的大山总是司空见惯的扑塌样儿,甚至一个低矮的土丘,植被也不是很好,也会被冠上山的名称,实在难勾起自己对山的向往。忽然来到南山北麓,只见眼前翠峰高矗,巍峨欲倾,草木葳蕤,蓊郁而上,白云在山巅危峰上探着身子,一溪清水自山后委蛇而出……呵!我刚到山口,就已被这里的山水林峰吸了身子,勾了魂魄,心里想着赶紧进山探个究竟。

我们乘坐景区的旅游中巴,顺盘山路蜿蜒绕升,山风飘舞轻歌,在后面飞追着。大家或眺首探路,或仰首望崖,抑或俯瞰沟溪绳索一样弯曲而下。快意和惊异在心中相互斗争,愈演愈烈,十多分钟便抵达少华山景区第一站。这里是游客分流站,路在这里一分为二,一条乘缆车直上东峰,一条沿着峡谷可继续进山。下车后,看着身边人影穿梭如流,笑语响彻山谷,彼此的心情自然蛮是不错。别人不急着上山,我们也无须着急,在这里长吸慢呼,再仰仰脖项,伸伸腰肢,望望远处翠屏如壁高垂,白云悠悠卷疏,再在涧谷山瀑前摆个pose,将自己的靓容笑脸定格于山水之间。

稍作休息,我们顺着人流拾级而上,一个个如被百般呵护的山的宠儿,挂在缆车车厢里缓缓而升。我小心翼翼地上瞅下探,起先还是雀语欢声,稍顷就开始屏气瞪目胡思乱想,快到山顶时才忽然想起,应该拿起手机抓拍自己悬在空中或惊恐或随意的升天美图。下了缆车,突突跳动的心渐渐垂回原处,透过薄雾氤氲浓云卷舒的天际,只见华岳微缩,黄渭如练,城市和村堡棋布于大地阡陌,宛若夜空错落的荧荧星辰。

呵呵,我忽然觉得,这岂不是到了天宫?

环山栈道从天而降。不,它俨然是从云中穿出,巨龙一般腾跃开来。本来,栈道的路是平展的,走在上面应该是很轻松惬意的,可脚下的透明玻璃偏让人如履薄冰,不敢挪步,更不敢俯视,比刚才坐在缆车自下而上,其恐惧程度肯定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游客们战战兢兢,谁还顾得欣赏什么云中漫步,顾得在这幻妙之境浮想联翩?沿着栈道徐徐而行,经过了观鼋台、望月台、神仙台、古钟亭这三台一亭,不经意间,耳畔的山风夹杂着一阵梵音悠悠飘过,薄雾掺和着檀香袅袅而来。我循声觅影,摸索寻探,绕过一道弯儿,潜龙寺兀地已闪到了眼前。

潜龙寺始建于东汉初年。据说,当年刘秀被王莽追杀,在此藏身避祸,不仅躲过劫难,后来还荣登宝座,成了复兴汉室的光武皇帝。汉明帝刘庄继成大统之后,为了报答少华山护佑父皇之隆恩,敕令当地官署在父皇当年栖身之处建造寺院,并赐名潜龙寺。潜龙寺是我国最早的佛教寺院之一,虽然时过境迁,几经修葺,最初的模样早已不再,可这里周围千岩万壑,峰峦峥嵘,它历经千年,依然香火不断,无时不显出寺院的气势不凡和雄伟壮观。潜龙寺正殿前是一棵三搂有余的古柏,在古柏主干上,又生长着一棵一搂有余的老槐,两棵树柏高槐低,枝叶茂盛,生机盎然,各有风姿,游者见后无不称奇,遂成少华山柏抱槐之奇观。

结束了问天的行程,我们复乘缆车下山,又坐景区大巴奔向石门,去深谷静幽之处。

山上潜龙寺有东汉光武皇帝刘秀避难,谷中有隋末绿林好汉王伯聚义之所,《水浒传》开篇九纹龙史进的故事在这里长传不衰,一首首文人墨客吟诵少华山的诗词也时不时自脑海迸出。突然一想,此时此刻,还是抛却杂念,一味进山最好。

过了两崖对峙的石门峡,又是另一个山水之境。这里一山未了一山迎,再没有山上的辽远空阔,正疑惑着,忽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重峦叠嶂间藏匿着更多的神秘。

苔斑贴着石崖,竹枝亭亭涌立,水从山顶倾泻而下,飞流千尺,绿茵遍铺眼前,太阳时隐时现,一束束七色彩线射向绿丛。水中没有游鱼爬虾,空中不见鸟雀飞蹿,真不知婉转啾唧从何处传来,和着滔滔水声合奏出一曲曲天籁之音。游客任凭潭水飞溅,只为将自己和山水同框,发在各自的微信朋友圈博取点赞。

我们继续沿谷进山,踏上一座汉白玉拱桥,不远处一湾镜潭,蓝天白云陪伴着山影,浮萍睡莲似地浮在潭面上,忽忽闪闪,涟漪四散。一艘大船如诺亚方舟,又像郑和宝船,在这湾潭水中,忽而就成了一片树叶,头重脚轻地在潭面动荡。再定神细瞅,竟是被眼睛欺骗了。大船上围着一圈人,大家表情各异,都是喜庆的模样,继而有喜庆的音乐款款飘来。走近一看,竟然见到了打扮妖冶、丑态尽露的网红——喜婆,她正穿着彩旦的一身大红裤袄,手握二尺长烟袋,夸张滑稽地压胯弯腿,轻快地迈动鸭步,逗着游人又是拍照,又是加粉,在说笑游玩中各得其所。

潭边仄仄的小路或上或下,曲曲折折,其中一条拐到谷底。这里老木周身斑驳,有气无力,小树细弱互依,彼此相杂,小溪飞溅着雪白的水花,从谷中某个地方钻出来,隔几十米就窝出一湾浅水,顽石沉在水底,腐枝也沉在水底,一块一枝历历在目,触手可及。沟边竖着一个牌子,上写“九龙潭”三字,想想这条溪水应该是有九个水潭的,只是一路瞎走,只顾着拍照,没顾得细数。谷内池潭遍布,飞瀑高挂,奇石林立,星罗层叠,有人说这里是“陕西的九寨沟”,而今身临其境,果然此言不虚矣。

进到谷底,才发现我们走的是条绝路,不得不又往回返了。好不容易回到老路,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小小的隘口——九龙岗。九龙岗与下面的九龙潭一阳一阴,自成一体,倒也是天衣无缝一般吻合。若遇到战乱兵燹,依这独特的地形和位置,必然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

我们过关下坡,身边又是河溪相随。这里地势开阔,树木稀散,路边有个老者,他前面铺一块布单,卖的货全是山货。布单上摆着松子、核桃、山桃核,还有雕好的还算精致的手串,未雕的奇形怪状的崖柏,他身旁石头上靠一捆没有加工的拐杖。看他的衣着,想必就是山里的,我上前询问,果然就住在山后。他听我是本地口音,简单回答了我的询问,说一对儿女均已成家,搬出山外,去年老伴去世了,如今自己孤身一人守在老屋。再问,则说如今儿女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害怕打破了他们的温馨,已到了不常往来的地步。他说自己今天在这里守了大半天,还没卖出一分钱的东西。我们彼此素不相识,也不知说什么好,不禁唏嘘,只得破费买下一截崖柏。

那天还去了金蟾望月和聚仙小亭等多个景点。不知不觉,日藏山后,谷中开始昏暗下来。我们就赶紧匆匆回折,紧走慢走,到了乘车处,我们已是出山的最后一拨游客了。

回到家中,翻看着手机相册,想象着一天天逼近的五一黄金周。到时候,少华山肯定又要迎来无数如我一样新的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