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如何应对雾霾?

雾霾离我们的距离远比想象的要近,它的危害远比想象的要大的多!幸运的是,想要制服雾霾不是没有办法,不少国家都曾遭受重度污染,甚至严重程度远超中国。但在政府和民众痛下决心进行治理后,迅速取得成效。

一、英国

教训:1952年伦敦遭遇“雾都劫难”

随着19世纪上半叶第一次工业革命完成,英国进入工业化快速发展的阶段,随之而来的是工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和直线上升的煤炭消耗量。19世纪末,英国经常出现毒雾事件。

而最为严重的一次发生在1952年12月5日至10日这6天当中。当时,伦敦许多市民感到呼吸困难、眼睛疼痛,并伴有咳嗽症状。医院接收的呼吸系统及眼部疾病患者数量激增。可怕的是这些病人当中有许多人并没有因为接受治疗而获得康复。据记载,6天当中伦敦市因空气污染原因造成的死亡人数达4000人。更为可怕的是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有近1万人因相关疾病失去生命,伤者更是不计其数。这就是骇人听闻的“伦敦毒雾事件”。

治霾举措:

伦敦成功摘掉“雾都”的帽子,其中最重要的一条经验是政府部门重视环境保护,以加大投入和加强立法方式不断改善和规范污染空气的生产、生活方式。1956年英国政府颁布了《清洁空气法案》,这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环境保护的法律文件。该法案规定,伦敦市区内设定“烟尘控制区”,区内工厂不允许燃煤,以煤为燃料的电厂等企业必须搬离市区,市民也不准烧煤取暖。与此同时,政府加大投入改善燃煤质量,即便是在郊区的燃煤企业生产用煤也要达标,居民生活取暖改为统一采用天然气。

其次,英国政府大力发展公共交通系统,鼓励市民绿色出行。以伦敦市区的地铁系统为例,自1856年伦敦市首条地铁线开建至今,伦敦地铁站的数目已超过273个,站间距离平均为1.5公里,站与站之间步行可以方便到达。伦敦地铁线路总长达400公里,并且地铁线均延伸至市郊,住在郊区的居民乘坐地铁出行非常方便。这一方面鼓励伦敦百姓采用公共交通方式出行,另一方面提高了群众搬离市区居住的积极性,有效降低了市区人口密度,对空气污染物扩散非常有利。

除此之外,自2003年开始,伦敦市对于私家车进入市中心征收拥堵税,停车要缴纳高昂的停车费,私家车还要加装尾气净化装置。 今日伦敦美景另外,伦敦市扩大绿化面积,大力推行绿色能源。伦敦市面积为1500平方公里,是世界著名的金融中心,名副其实的寸土寸金,但伦敦市绿化率达到1/3,绿色植物对空气中污染物的吸收起到了显著作用。即便是在空气质量已经不错的今天,伦敦市仍然积极推进能源升级换代,近期目标是在202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在能源供应中占到15%的份额,40%的电力来自绿色能源,温室气体排放要降低20%,石油需求降低7%。

二、德国

教训:鲁尔区空气重度污染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德国曾面临相对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尤其是以煤铁重工业著称的鲁尔区。经过数十年持之以恒的治理,德国已经基本解决这一问题。

治霾举措:

大力发展新能源车,用技术手段限制排放。相对于其他发达国家采用政策监督管理解决问题,德国人更愿意研发技术,从工业产品入手,解决污染。德国联邦政府积极促进能源转型,促进清洁能源的开发,减少对传统能源的依赖。如今市场上常见的新能源车多来自德国技术。

制定政策法规,开展跨国合作。 德国在治理空气污染方面主要有三大战略:首先是制定空气质量标准,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及污染防治方案;其次是用技术等手段限制污染物排放,包括关停污染源;三是完善监管机制,针对具体污染物给出排放上限。与此同时,德国联邦政府还积极促进能源转型,促进清洁能源的开发,减少对传统能源的依赖。

制定长短期减排措施。德国联邦环境局发言人称,若空气出现严重污染,德国会立即采取行动。首先,对某类车辆实施禁行,或者在污染严重区域禁止所有车辆行驶。第二,就是要限制或关停大型锅炉和工业设备。

三、美国

教训:1943年洛杉矶“烟雾事件”

美国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是世界有名的公害事件之一,40年代初期发生在美国洛杉矶市。光化学烟雾是大量碳氢化合物在阳光作用下,与空气中其他成份起化学作用而产生的。这种烟雾中含有臭氧、氧化氮、乙醛和其他氧化剂,滞留市区久久不散。

在1952年12月的一次光化学烟雾事件中,洛杉矶市65岁以上的老人死亡400多人。1955年9月,由于大气污染和高温,短短两天之内,65岁以上的老人又死亡400余人,许多人出现眼睛痛、头痛、呼吸困难等症状。直到20世纪70年代,洛杉矶市还被称为“美国的烟雾城”。

治霾举措:

“云开雾散”需多管齐下,科学标准、立法保障、政府监督一个都不能少。

美国环保署在1997年7月率先提出将PM2.5作为全国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并在2006年对标准进行了完善 实现对全国环境空气质量24小时监测,并在政府官网上公布当天PM2.5监控结果和次日的预报数据。民众还可以下载手机应用,随时查询自己所在地的空气总体状况(空气质量指数)、实时状况、PM2.5值和臭氧监测数据等。

根据美国“清洁空气法案”,美环保署把全国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区分为“不达标”、“达标”、“无法分类”3种,PM2.5数据是其中最重要环境空气指标之一。此外,环保署还对臭氧层、二氧化硫、二氧化氮等空气中主要污染物进行监测。 美国环保署已经针对发电站、汽车等微小颗粒物排放源发布了规范和指导,其中包括对公共汽车和轻型卡车使用清洁能源,减少排放;对柴油发动机执行多层次的废气排放标准,要求发动机生产商制造符合先进排放控制标准的产品,从而使废气排放减少90%以上。 美国公民可以对PM2.5的标准监控程序进行监督,根据公布的全年监测统计和日常监测数据,参与所在州的环保机构举行的公共听证会。

四、比利时

教训:1930年马斯河谷烟雾事件

马斯河谷是比利时境内马斯河旁一段长24公里的河谷地段。这一段中部低洼,两侧有百米的高山对峙,使河谷地带处于狭长的盆地之中。马斯河谷地区是一个重要的工业区,建有3个炼油厂、3个金属冶炼厂、4个玻璃厂和3个炼锌厂,还有电力、硫酸、化肥厂和石灰窑炉,工业区全部处于狭窄的盆地中。

1930年12月1-15日,整个比利时大雾笼罩,气候反常。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马斯河谷上空出现了很强的逆温层。在逆温层和大雾的作用下,马斯河谷工业区内13个工厂排放的大量烟雾弥漫在河谷上空无法扩散,有害气体在大气层中越积越厚,积存量接近危害健康的极限。并在一周内导致有60多人死亡,是同期正常死亡人数的十多倍。

治霾举措:

比利时开始采取对工业生产进行限制的措施,并寻求出台一些意在减少排放的严格立法。应对的措施包括:将烧木炭改烧天然气,改良汽车发动机,采用含硫量更低的汽油等。强调绿色出行,大力倡导民众出行时乘坐公共交通。一方面逐步淘汰老旧的运营车辆,另一方面斥资为公共汽车配备微粒过滤装置。

此外严格执行欧盟相关环境法律法规,如《远距离越境空气污染公约》等,通过科技合作与政策协调来控制污染物的排放。随着相关治理措施的推进,比利时空气中二氧化硫含量大大减少,对改善夏季臭氧高峰也起到了重要作用。据统计,比利时各项污染物排放总量自1990年以来逐年减少,空气质量也随之大大改善。

五、日本

教训:四日市哮喘病事件

在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的过程中,同样也未能避免空气污染,日本四日市哮喘病事件更是成为了世界环境污染最著名的“八大公害”。1955年以来,日本四日市石油冶炼和工业燃油产生的废气,严重污染城市空气。1961年全市工厂粉尘、二氧化硫年排放量达13万吨。500米厚的烟雾中飘浮着多种有毒气体和有毒金属粉尘。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大气污染公害事件受害人数骤然激增,特别是在东京。东京还出现了新增发病的患者,以及此前因某种原因未能受到认定的患者无法接受任何救济的严重事态。

治霾举措:

日本环境省制定PM2.5标准与一场官司密不可分。633名1996年至2006年间东京大气污染公害受害者向日本政府、东京都政府、首都高速道路公团以及丰田汽车等8家汽车公司提起诉讼。2007年8月8日,原被告双方达成和解,要求政府就设定针对PM2.5环境标准进行讨论。日本环境省2009年9月9日公布了PM2.5环境标准,规定PM2.5的“年平均值在15微克/立方米以下,日平均值在35微克/立方米以下”。

日本环境省设有大气污染物质广域监视系统,对包括PM2.5在内的各种大气污染物质进行监测,将相关数据汇总分析通过网站24小时发布。日本2012年2月24日首次公布了PM2.5标准设定之后日本全国的测定结果(2010年度)。该结果显示,在日本全国46个测量局中有34个测量局的PM2.5年平均浓度超过环境省制定的标准。

东京大气污染诉讼案推动了地方政府对PM2.5的立法。2000年12月东京都制定相关条例,规定达不到PM2.5排放标准的柴油机汽车禁止在东京都内行驶。2002年12月首都圈7都县市首脑会议上决定加强合作,促使尽快安装减少PM2.5排放的过滤器装置,设置了“柴油机汽车对策推进本部”。如今,首都圈已经发展为9都县市蓝天网络组织,定期在高速公路入口及休息区进行相关检查。大多数的汽车企业在生产设计柴油机汽车的时候就加装过滤器,越来越多的旧车也开始安装过滤器。

六、墨西哥

教训:墨西哥城严重污染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墨西哥城的空气污染就非常严重,加上墨西哥城三面环山的地理位置不利于污染物扩散,一度成为世界上空气污染最严重城市之一,甚至有人以“鸟儿飞着飞着就从空中坠亡了”来形容其严重程度。

治霾举措:

墨政府先后制定《生态平衡与环境保护法》、《反污染总体规划》等法规,把对环境资源的保护提高到了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并建立大气污染自动监测系统,制定两级大气紧急处置方案,加大与环境保护和新能源开发相关的科研投入,扩大绿化面积等。

此外,墨政府在控制车辆尾气排放方面花了不少功夫,包括更换尾气排放严重的老旧车辆,使用无铅汽油和天然气等清洁能源,大力发展公共交通,实施车辆限行措施,征收高额汽油税,搬迁炼油厂和其他工厂等等。现在,墨西哥城的空气质量已经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改善。

七、意大利

教训:米兰空气污染

米兰地处意大利波河平原腹地,人口密集,周围工业及农业生产活动频繁。此外,米兰上空类似“厚毯子”的逆温层厚度达300米,更加不利于烟雾的消散。因此早在十多年前,世界卫生组织就曾把米兰列为世界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十大城市之一。

治霾举措:

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陆续采取治理措施以来,米兰空气中二氧化硫、一氧化碳、苯、二氧化氮、总粉尘等污染物浓度都显著下降。目前车辆尾气排放以及扬尘是米兰空气污染主要源头,也是当前治理的主要着力方向。为“多争取一片蓝天”,米兰市政府采取了严格的管控措施,其重点是控制汽车尾气排放和集中供暖。

在米兰,差不多两个人就拥有一辆汽车。为控制汽车尾气排放,当地政府在市中心增设交通管控区,加收交通拥堵费,以抑制车辆进城需求。据统计,这项政策实施后管控区内车辆减少了30%,外围地区车辆使用量也减少了7%,市区碳排放量也大幅下降。

另外,米兰市政府还通过每年数次的周日无车日活动,积极引导民众使用公共交通设施,帮助市民培养“治理污染人人有责”的意识。

取暖方面,米兰市则增加集中供暖面积。当局还定期检查供暖设备能耗使用情况,以采取有效措施,提高能效。